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霹雳民生民瘼
12/01/2022
长者称没借“大耳窿” 住家5天两度遭泼漆
长者称没借“大耳窿” 住家5天两度遭泼漆
铁门处也有漆迹。(丁祖兴摄)

(怡保12日讯)7旬长者声称本身没有借“大耳窿”,其住家在短短5天内却两度遭不明人士泼红漆,除了泼红漆,对方没有留下其他类似讨债的信息,意图不明。他担心家人安全受到威胁,目前已报警备案。

事主刘荣福(77岁,退休人士)今天在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长者称没借“大耳窿” 住家5天两度遭泼漆
事主刘荣福(前排右二)透过刘国南(左二)对外澄清没借“大耳窿”,希望泼漆者不要再来他家。黎旺文(前排左一)、胡永勤(右一)及陈枫溦(后排左起)、袁展豪陪同。(丁祖兴摄)
已报警备案

刘荣福指出,他的住家和孙子的住家是前后相连,不明人士首次来泼漆时,他们两所住家都遭殃,包括他停泊在庭院的两辆轿车、庭院地面和住家玻璃门;孙子家都有漆迹。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第一次遭泼漆是1月5日的凌晨,当时听到我家的狗狂吠,起床查看,没有看到有可疑人影,下楼就看到车子、玻璃门那些有斑斑红漆,趁着漆迹未干,当时很快就清洗掉。孙子事后有去报警。”

刘荣福补充,第二次遭泼漆是1月9日的约凌晨4时,这次是家里的铁门及围墙“中招”。这次他还没清洗漆迹,担心对方再来,没完没了。他说,住在该处50年了,首次遇到这样的事。

他强调,本身已经退休,没有插手任何的生意,他也不是欠债人,不应该来他家泼漆。他有就此次两度被泼漆询问经营工厂的儿子有否借“大耳窿”,儿子称没有。

ADVERTISEMENT

刘荣福说,除了泼漆,对方在1月9日之后就暂时没有了动静,这段期间他也没有接到骚扰电话、信息或讨债字条。

他表示,家里有老有小共5人,最小的是只有5个月大的曾孙,自从泼漆事件发生后,每当有狗吠,妻子都会不安,凌晨会睡不稳,一直起身去查看屋外状况。他希望此次澄清后,不要再有人上门来泼漆。

长者称没借“大耳窿” 住家5天两度遭泼漆
刘荣福家的外墙染上一大片红漆痕迹。(丁祖兴摄)
刘国南:应以文明手法讨债

刘国南表示,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但债主应以文明手法讨债,既然是生意上的债务,必定有白纸黑字,大可透过法律途径追讨,不需要使用旁门左道的方法。

“泼漆属于刑事(蓄意破坏),此类行径与大耳窿追债没差别,不排除债主外聘跑腿追债的可能性。”

他促警方高度关注此泼漆事件,应将滋事者查办,不该助长及纵容这类恶行,威胁社区安宁,毕竟我们是法治社会。

陪同出席新闻发布会者包括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副主任胡永勤、黎旺文、袁展豪、委员陈枫溦。

ADVERTISEMENT

长者称没借“大耳窿” 住家5天两度遭泼漆
刘荣福家第一次被泼漆时,家中的两辆轿车都“中招”。(刘国南提供)

ADVERTISEMENT

大耳窿
泼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2分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