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爪夷文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报道:梁光辉 (关丹6日讯)彭亨州政府与关丹商家对话达共识,广告牌爪夷文指南或U转、黄亚养1至5路名可保留。 掌管消费人事务与人力资源委员会的彭州行政议员沈春祥今日捎来好消息,彭亨州政府代表、关丹市长与关丹广告业者今日针对商店招牌爪夷文政策进行对话,并达致共识。 “一旦这项共识获得州行政议会通过,新的招牌爪夷文字体将不需要与国文字体一致或更大。 沈春祥接受本报电话访问时说,这项共识在由彭亨州公共工程、交通与卫生委员会主席拿督莫哈末法古鲁丁主持的“关丹市政厅区爪夷文书写标准化”的对话会上所达致。 他说,对话会主要是讨论较早时闹得沸沸扬扬的广告招牌爪夷文字体必须与国文字体一致或更大的政策。 他说,经过广告业者与州政府及市政厅代表一番对话后顺利达致共识,莫哈末法古鲁丁同意取消较早时,彭亨州行政议会今年4月再次通过的招牌爪夷文必须跟国文一样大或更大的政策。 “无论如何,这个共识必须在本星期三或最迟下个星期三召开的州行政议会上获得通过后,才能兑现和实施。 “一旦通过之后,关丹市政厅将根据州行政议会的会议结果,发布最新的广告牌指南,也即是说,新指南将沿用之前原有的标准,也就是国文依然是招牌上最大的字体,至于瓜夷文可以和华文或其他语文的字眼一样大。根据共识,这也只限新制作的招牌。” 与此同时,沈春祥也提醒所有广告业者及商家,彭亨州政府自1991年开始就通过一项政策,所有广告招牌上必须附上公司注册号码,然而目前市面上许多招牌都没有展示公司注册号码,一旦被执法单位检举,将面对高达5000令吉罚款。 另外,沈春祥捎来第二项好消息是,关丹黄亚养1路至5路将继续保留原本的路名,不会更换成广大民众反对的鸡蛋花1路至5路(Jalan Bunga Kemboja 1 hingga 5)。 “这项议题是由我在今天的对话会上提出,并获得莫哈末法古鲁丁及市长等同意,不过由于更换路名的政策是上一届州政府在州行政议会上的议决,因此我必须在来临的州行政议会上寻求通过,推翻之前的议决,以保留黄亚养1路至5路原路名。” ●饮食业者将面对市政厅检举。 与此同时,沈春祥也提醒关丹餐饮业者必须遵守市政厅所订的卫生条规,包括戴上帽子及围裙,处理食物的员工都必须推拥有卫生卡。根据市政厅代表在会上披露,他们发现目前许多餐饮业者并没有严格遵守,因此将在近期内展开检举,向违规者采取行动。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6月前
午市套餐一律马币九块九,在游客不多的关丹,已是奢侈。套餐含一主菜,配一份开胃生鲜蔬菜ulam、蘸酱峇拉煎参巴、白饭一大碟和水果一份。(首都人,羡慕吧?)主菜可选海鲜东炎汤、香料炸鸡、冷当牛肉或鸡肉、臭豆炒虾…… 一年多没去关丹了。这城市不是商业或旅游重镇,没事不会去。其实,我国最美的壁画在关丹和古晋;别去那些槟城怡保的,除非你没有能力判别诈骗和老婆来电。 一个人,还是飞去方便,45分钟到,快过飞士乃。跨越中央山脉,就像到了另一国度:一下机,由机场工作人员、电召司机到酒店接待,都是友族,共同点是亲切有礼,连笑容都是真的。感觉“这里湖面总是澄清,这里空气充满宁静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伍佰几时来?学友好贵。 市中心除了老街,招牌中文字少见,多了爪夷文。也不突兀。华人领袖不是呼吁过大家要学习来理解友族文化吗?他族学中文,大家就兴奋到手舞足蹈,媒体争相报道;华人一学外文,不是媚外就是被同化。有趣呀有趣。 客房还不能入住。酒店外就有家肉骨茶,步行也可以到一家宴会级中餐,穿山越岭而来,当然不吃这些。时间还早,天气还好,就边散步边物色餐馆。看到有家咖啡馆般装潢的马来餐厅,窗明幾淨,还有冷气花草装饰,不作他想,开门阔步而入。 [nonvip_content_start] 菜单分两大类:午市套餐和单点。套餐一律马币九块九,在游客不多的关丹,已是奢侈。套餐含一主菜,配一份开胃生鲜蔬菜ulam、蘸酱峇拉煎参巴、白饭一大碟和水果一份。(首都人,羡慕吧?)主菜可选海鲜东炎汤、香料炸鸡、冷当牛肉或鸡肉、臭豆炒虾。 才一个人,原该叫套餐才理智,一看单点菜单,就不能自拔的要了4样。 1. 海鲜东炎汤 : 东炎汤类8令吉。海鲜就10令吉。这个价位,以为是一人份小碗。结果来是的足两三人用的大碗。当然不奢望有大明虾和海斑片。算了算,5枚去壳尾指般大虾仁、6片胶布大苏东片,还有几块多利鱼肉和一堆菇菌。 2. 黄姜炸鸡:这个最贵,12令吉,也是一大碟。点菜时以为会是一块炸鸡,上座是去骨鸡丁,还加大量长豆段、包菜、紅蘿蔔片。开始计划要打包了,这道菜充满欢乐时光味道。 3. 香料paprik炒杂菜: 过去以为paprik就是英文paprika演变。看马来食谱多了,才知道是泰餐的pad(炒)prik(辣椒)。又是搭配以上一样的豆蔬组合。辣度适中,劲香醇重。一人竟也吃完。 4. 加拉布kerabu江鱼仔:江鱼仔太咸,炒前浸一个小时糖水就完美。也吃不下了,打包去晚上的餐厅,叫云姐吩咐厨房炒米粉。 连一茶一水,买单三十四块半,还带两盒走。这里店租和工资比较低吗?或者食材是店家自捕自栽自种?还有,塑胶袋也是免费。黄亚养,还不出来交代?
6月前
从爪夷文书法风波到”四十圣训“鉴赏计划课题,有很多讨论点,只是有多少人关注所牵扯出的这三个问题呢? 文:许国伟 教育部推介“四十圣训”鉴赏计划,成为热议课题。 在一片解释、维护、质疑及反呛声中,这熟悉的场景让人回想起,4年前希盟执政时闹出的爪夷文书法课风波。 随着首相安华声明,这是为了加强年轻穆斯林的伊斯兰教基础而设,且没有强迫非穆斯林接受。 看来,“四十圣训”鉴赏计划,是铁定执行了。 每每教育课题沾上宗教元素引发的争议,有三点问题颇值得留意。 首先,华社对伊斯兰化政策的担忧。 尽管政治领袖曾说,区区几页爪夷文教学,不会让人就此改变信仰;也有人认为,多了解友族宗教是好事,不会因此就改教。 这固然是道理,可华社华族经年累月下来,就是对伊斯兰化政策心存疑虑。 这因素很多,其中少不了政党的推波助澜,马华和行动党都有责任。 马华和行动党都会说,自己从来没反伊斯兰教。 但,也是这两个政党,在不同时期为了政治利益,没少过放大和渲染,让华人对伊斯兰化政策的恐惧。 可是,当他们是执政党要维护相关政策时,就会忘了自己曾做过的事说过的话,反过来指责对手在炒作引发恐慌。 例如当年的爪夷文风波,行动党领袖在维护这项政策时,浑然忘了他们曾经指责“爪夷文路牌给人的第一个印象,是我们要迈向回教国”。 [vip_content_start] 就算到了今天,行动党领袖在六州选举期间也不断渲染绿潮来了,华人不能穿短裤、没猪肉吃、没酒喝、没万字买、没演唱会了…… 火箭领袖固然可以不理会马华,但是董教总、隆雪华堂、五大宗教理事会等组织提出的疑问和忧虑,总不能无视不理吧? 其次,对政府与官员信任信心不足。 在过去,巫统与伊党不只是竞争宗教化,不少领袖也抱持狭隘的单元主义。 因政治领袖的心态及行政偏差,令华社华教组织总是步步为营,慎防捍卫多元与世俗会出现缺口。 即使今天是团结政府执政,有足够经验的华社华教领袖,也不会因此掉以轻心,以为从此能“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无需捍卫了。 因为,单元主义的威胁,从来没有消失;宗教化竞争的影响,也依然存在。 况且,多年来跟政府部门里的官员打交道,多数人都明白不怕官只怕管的现实,当部长的政治领袖可来可去,可部门里的大小官员一直都在。 那些负责执行的官员,只要多几个单元主义和宗教至上的小拿破仑存在,随时可以让政治领袖的保证打了水漂。 更何况,六州选前后团结政府系列查禁动作,有靠拢保守的倾向。 首相安华一句大马不是回教国也不是世俗国,模棱两可的谈话可能让有心人有空间操作,也会让捍卫世俗的群体,觉得忧心忡忡。 最后,教育能否回归专业而非政治? 工会与人权活跃分子黃业华,在脸书写下“为何政府为何突然推介《四十圣训》?” 他提到,首相安华在几场活动提到跟教育相关的事宜,然后教育部马上就跟进去做。这像极了当年马哈迪当首相,提出各种跟教育相关的想法,然后教育部马上就去落实。 黃业华问了一句:“教育作为百年大计,为何不是由教育专才研究,咨询各个利益相关群体才落实?这种把教育纲领随个人喜好任意增删的做法,一点都不Malaysia Madani。” 这些年来,教育部有多少政策反反复复,朝令夕改?又有多少老师与学生,要为政治领袖的突发其想埋单? 更別说,曾担任教长的马哈迪当首相时,各种教育点子多的是。那么,曾经也担任教长的首相安华,会否也如此呢? 这实令人担忧,政治的归政治,教育的归教育,彷佛只能是奢望。 从爪夷文书法风波到“四十圣训”鉴赏计划课题,有很多讨论点,只是有多少人关注所牵扯出的这三个问题呢?
6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1月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