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闪电水灾

3天前
3天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巴生24日讯)巴生国、州及市议员各司其职,通过3造势力尽快寻求方案带巴生市民走出淹水梦魇! 甲辰龙年未至,“水龙”却率先于昨午4时降临巴生南区一带,庞大雨量猛攻班达马兰新村第三区和四区、武吉丁宜、高阳苑、巴生港口、风景园和圣淘沙等地,班B校园也难逃水劫,又遇上涨潮时段,造成这些地区遭受闪电水灾,水深达半呎以上。 中央医院淹水 甚至,连位于万津路旁的巴生中央医院也无法幸免,滚滚洪水淹入院内,令医护人员只能涉水拼命把重要物件往上搬抬,神情间尽显万般无奈。 在灾后拍摄八打灵英达花园瑟拉雅道(Per Seraya)沦为一片汪洋的民众形容,由于难以分辨出路面与排水沟之别,或有可能导致涉水而过的民众及车辆误坠大沟,构成性命危险。 水灾发生后,班达马兰州议员梁德志、行动党原任巴生市议员党鞭洪建华及原任市议员谢秀等,都漏夜到灾区巡视了解灾情,并向受影响的民众施予援手和传达慰问之意。 梁德志促市会速清理防洪池 梁德志指出,已指示巴生市议会尽快清理所有的防洪池,并要求水利灌溉局探讨一直淹水的原因。 “巴生国会议员甘纳巴迪劳也要求我把这项课题带给他,以便他在来临的国会会议上,要求市议会和水利灌溉局深入研究,并找出问题所在。” 据水利局说法,昨午4时下起的雨势非常庞大,并预料要下好几个小时到晚间才停。当时适逢海水涨潮时段,班村巴板路的水闸门则打开以泄洪。 洪建华:抽水泵及时排洪 洪建华指出,其负责区的本达马路(Lebuh Pendamar)和池龙花园等都受灾,水深约有六、七寸。由于下午4时30分下大雨时遇上涨潮,使得水闸门要到海潮水平面低于内陆洪水时,水闸门在感应到水位高低有别后,才会自动开闸泄洪。 他表示,尽管水闸门因涨潮而不能及时开闸泄洪,但设在奥河水闸门旁的3粒螺旋抽水泵马上投入运作,以把洪水抽排出去。 “不过,奥河水闸门需承担多地涌来的洪水,包括来自圣淘沙、武吉丁宜、公主城、部分班村和池龙花园等,还是来不及泄洪。直到大约5时20分海潮水位开始偏低时,水闸门才能自动打开泄洪,这些地方的积水也陆续从5时30分开始消退。” 暂无接获居民求助 尽管闪电水灾淹入不少民宅和商店,但洪建华表示,现阶段暂无接获民众申诉洪水浸坏家私和电器的求助和投诉。班村池龙花园的居民,则有要求当局关注为何频频淹水。 “相信居民一看到下雨,就会赶紧把东西抬高,防范未然。” 对于进一步的治水计划,他解释,巴生市议会耗资40多万令吉,从班村池龙花园一带另辟一条大沟去到武吉丁宜大沟排出,甚于目前全流去高阳苑的滞洪池,导致滞洪池不胜负荷。不过这项开沟工程要到4月多才能竣工,目前还不能派上用场。 谢秀:安排清理沟渠泥沙垃圾 谢秀昨晚先到淹水的巴生港口镇存卡路(Jalan Cungah)和存卡巷商店、学校路和柔佛路住宅四地巡视灾情,并于今早安排市议会官员派出达鲁益山垃圾管理公司(KDEB)清洁工,马上清理淤塞在沟里的泥沙和垃圾等,做好排水工作。 她形容,洪水掩盖了路堤,使得驾驶者难以区分路面、停车位与路堤,相信水深达4寸至半呎,积水直到近午夜的7个小时后才退去。 她指出,水利局设在港口镇拉惹鲁姆的水闸门没有及时打开,导致洪水无法排出,加上沟渠没有定时清理,积满了垃圾和泥沙等,无法在大雨时发挥排水功效。   居民防范水淹垫高后门 她说,学校路和柔佛路都是一排有十多间屋子的住宅区,过去只要涨潮下雨,雨水便会淹入客厅;但昨晚反而只淹到车房和后巷厨房,且当地居民为了防范水淹入屋,早已把前后门垫高,减缓灾情冲击。 谢秀发现到,该处沟渠因与路面齐平,导致马路上的石头、沙子和垃圾等,都容易掉入沟内,因此她会要求市议会相关部门维修沟渠,改善弱点。 她认为,有关单位有必要督促清洁工做好沟渠的清理工作,而非马虎行事交差就算,并建立赏罚分明的制度,让清洁工更有动力清理干净负责范围的沟渠,以便巴生能朝向沙亚南和梳邦再也等完善治理的城市目标。 “我会要求市议会相关部门要经常清理沟渠,而且雨季通常在年杪,更要事先做好清理工作,而不是等下大雨淹水了才来善后。”
1月前
(依斯干达公主城19日讯)古代有大禹治水,现代有高科技治水。 《史记夏本纪》有关大禹治水13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有听过,那么,用现代科技治水大家又知道多少呢? 士姑来州议员玛丽娜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披露,去年11月开始,她与一家实行企业社会责任(CSR)的私企AL PINE UTILITY SERVICES有限公司合作,以高科技方式查找当地水灾黑区,即士姑来傅子龙新村和八星广场前士姑来大道发生闪电水灾的起因,以便能够对症下药,解决上述两个地区长期面对的水灾课题。 玛丽娜说,有关地区经常性发生闪电水灾,问题可谓是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数十年来都没有解决。难得今次获一家企业献议展开“洪水研究企业社会责任计划”(Program CSR Kajian Banjir),她便一口答应,希望采用新科技挖掘更深入的东西。 “我们之前都是从表面来看问题,但透过这家企业的协助,他们可使用机器人(robot)和无人机(drone)深入到水沟或涵管深处,查找问题根源。” 她举例,早前,有关公司便使用无人机在傅子龙新村周围堪察,发现毗邻的军营发展地段,是造成该村落低洼区发生水灾的祸首之一。 “这个地段约20年前原本要发展为军营,树已砍了,泥也推了,但相关计划中途却被搁置。因此,下雨的时候,这里的泥和沙便会流向傅子龙村的沟渠,日积月累,囤积的泥沙也令当地的沟渠越变越浅。” 据了解,由于无人机可从高空鸟瞰,其所发送的画面能一目了然观察到周边情景,这个发现也为过去多年来怀疑军营地段带来泥沙的猜测,找到了相关证据。 据知,高空鸟瞰方式,同时也用在视察傅子龙新村的上游──马星花园。在这里,勘察小组同样发现了遭黄泥和泥沙覆盖的沟渠,由此可以判断处在中游位置的傅子龙新村是遭军营和马星花园冲刷下来的泥沙“双面夹攻”,无怪乎遇上大雨来袭,村里的低洼区 无一幸免遭洪水袭击。 与此同时,同一公司今次也动用机器人“钻入”地下涵管和水沟深处,勘察了地底的情景,除了发现傅子龙村的一个U型涵管出现地底镂空、石灰崩裂的架构问题,也探查出造成八星广场前士姑来大道往古来方向路段经常发生闪电水灾的原因,相信与该处沟渠底下堆积的枯叶和泥土有关。 玛丽娜指出,该路段的沟渠原来囤积了约2呎高的泥沙,也就是说,它有50%的空间已被泥沙覆盖。然而,依斯干达公主城市政厅委托的承包商,其工人在清理的时候一般只是把表面上看到的杂物清理掉,却未能留意到沟盖下方还有堆积的枯叶和泥土等。 玛丽娜强调,之所以要找出问题的根源,是不希望当局每次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花费了极大的资源却治标不治本。 “我希望通过这个方式能够更全面地观察这一带的排水道,不要解决了A区的问题,B区又冒出问题来。” 她特别提醒,该与傅子龙村和丽宁镇相近的军营地段,有部份土地日后将发展为新山苏丹后阿米娜第二医院(HSA 2),换言之,政府必须在展开医院的建设工程前先解决这一带的排水问题,以免往后影响医院的建设或运作。 日前,玛丽娜在助理王槐逸陪同下到访了AL PINE UTILITY SERVICES有限公司,并听取了相关汇报,出席者包括该公司的总裁沙里克、行政兼财务总监莎丽娜、战略规划主管K.马蒂文森以及运营经理阿兹米尔。 汇报会上,沙里克也捎来好消息,即该公司将会采用另2项先进技术进一步查找影响傅子龙新村和八星广场前士姑来大道闪电水灾的根本原因,以通过比较可信的证据来协助州政府克服该两大难题。 据介绍,近期,该公司的勘察小组将会动用一部从挪威引进的最新款无人机,再次展开上述地区的勘察任务。 “一般无人机在运作时需要有卫星导航(GPS),但这部无人机即使没有卫星导航也可以完成任务。”沙里克这么说。 同时,他们也会采用“数字高程模型“(Digital Elevation Model,简称“DEM”)进行更有力的数据分析,以找出洪水的“水源”。 根据网上资料,所谓的“数字高程模型”,其实是通过有限的地形高程数据实现对地面地形的数字化模拟,也即是地形表面形态的数字化表达。 据了解,该“洪水研究企业社会责任计划”不只是在士姑来范围进行,它也将惠及另一个州选区甘拔士。 玛丽娜表示,一旦接获相关勘察报告后,她将把报告提呈给柔佛州务大臣拿督翁哈菲兹、依城市长及州行政议员,以进一步讨论如何克服有关地区的水灾问题。 同时,她也感谢AL PINE UTILITY SERVICES有限公司能推行该造福人民的企业社会责任计划。 “其实,不久前,水灾黑区甘榜拉勿再度遭水淹时,该公司也迅速行动提供相应的援助,今次的会面,他们也赠送2台高压清洗机(water jet pump)给士姑来州议员办公室,这是很难得的。”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