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颂钵

3月前
颂钵课总听到很多不同年龄层的当下故事。那天一位27岁女生来上课,不经意地聊到自己还不敢面对“死亡”这类的话题。这个不难明白,生死课题要曾经坐在你隔壁你才有机会正视它,否则都是远视甚至斜视。而她身边正好坐着一位姐姐,对生死有具体经历的同学。对至亲骤逝仍心有余悸,说起还是流泪。两人互相对望,在我眼里仿佛是两个不同时空在对望。 以前的时空和以后的时空。 我跟27岁说,我在你这个年龄也是像住在“无菌乐园”,人生际遇有个天生保护罩,很多跟人性、生死攸关的课题没有来到我身边。抱着极度美好的视角看出去这个世界没有问题,但请不要要求世界跟你一样无菌美好,否则你会有更多伤痕。活着的配套就是生老病死的大概,生住异灭的变化,生不一定生快乐,灭不一定指死亡,快乐和平静都在变化里面,祸福相依,上山下山都有时。这些都是真相,不是悲观才这么看,悲观乐观看出去都是一样的。只要我们不在顺境里忘记这个大概,抓紧逆境时好好认识这个真相,基本上我们看到的美好会更真实,不是纯粹我们的滤镜影射出那一厢情愿的美化。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不完美的经历是和不完美的世界结合的桥樑,然后你可以用最真的自己面对世界的真相。一切共融存在,互相需要。 课堂上的姐姐开始感叹人生阅历已经磨蚀了自己的纯真,看27岁有种回不去的纯真了。我想纯真在这里就是那种入世未深,可以把人事物解读得跟自己一样无菌的状态。然后当你走过生命际遇的无情,就会发现原来自己只是世间不幸的无可厚非,非幸运儿,非例外者,只能是幸存者。因此,世界确认很有菌,而自己也确认有菌,美好的单纯因此宣告死亡。 如果“单纯”是如此定义,那么“天真有邪”真的很好。 给27岁的自己: 一、不要要求世界跟你一样,你要认识内在的自己,世界跟你一样不完美。 二、“我幸福了”这件事不是给大家看到了自己也觉得到了的。 三、没有最好的选择,只有最适合自己的选择。每个选择都有代价,包括最好的选择。 四、“我是受害者”和“我不值得”,逆境后永远提醒自己不掉入这两种心态的圈套。再坏的经验你也受惠了,再烂的剧本到手,上天还是看得起你才要你演下去的。 五、无论剧本多烂,请做一个好的角色。 六、你有足够的成熟度让别人与你在共同的空间里自由表达他自己,不要凡事都跟自己的自信和存在价值挂钩,因为只有你自己在意。 七、再刻骨铭心也是自己心里的一场戏,大剧场还是小剧场也有散场时。散场后心里的戏会像电影海报般褪色。当你看到旧海报你会觉得是那是自己上一辈子演过的戏一样,当下角色场景都完全不同了。所以散场时请允许自己好汉一条走出戏院。 其实要写还是可以有很多,只怪人生没什么说明书。实战比理论真的重要太多,会真正内化的只有实战。   更多文章: May子/节哀与顺变 May子/他乡的故事——释迦坡 May子/快餐鸡 May子/不想念很好
12月前
1年前
身处尼泊尔新机场登机口,坐在崭新的候机Lounge里写下这周专栏。被带进来时,我向招待员飙出来一句话:Wow this is like another world ! 她没有觉得冒犯,这是事实。疫情前最后一趟来尼泊尔是2020年1月份,当时抵达已见移民厅检查处正在翻新地面。随之而来的疫情,大概让客流稀少的机场更快完成提升工程。事隔30个月再踏足尼泊尔,国际机场最大变化就是起飞和抵达终于分开楼层,面积空间更好使了。没想到一场疫情后,以往我的抵达印象也连同旧护照一起扫进回忆。 整个宇宙仿佛在说同一件事—— 启动新篇章。 这趟来尼泊尔最重要的任务是实践【传钵人】的女童教育醒觉活动。卖尼泊尔的颂钵,盈利的10%回赠尼泊尔乡下女童教育用途,这是承诺,也是在延续我个人想在尼泊尔做的事。就算生意做不大,至少可以帮到人,这无疑是给自己买一份使命保险,好让自己的初心不放弃。 有一位上颂钵课的同学看到我们此趟送文具书包给乡下女童的旅途,得乘坐四轮驱动攀山越岭。他开始分享起自己曾在尼泊尔心惊胆战的坐车经历。我回他说,我坐上车的心得是突然觉得命很贱,很具体地感到生命很脆弱,生命价值如草木。无论市内或郊外,都似乎逃不开这种感受。 在加德满都市内人车拥挤,路人与车的亲密关系就如加德满都谷与尘埃的关系,密不可分。纳米距离驾驶技术是每位车手的基本能力。窗口打开没空调,尘风扑面时,要慢慢的呼吸,怕太用力会呛鼻。当车子终于开到康庄大道奔驰郊外,一来一往的狭窄双向车道让速度的交错立即升级,充满压迫感的超车越位,险象环生,直到自己的害怕和担心都说服是杞人忧天。而见惯不怪的道地友人会安抚说:放心,他是很有经验的车手!重型车子因速度变得轻飘飘,难免也会错觉自己轻得只有灵魂的重量。公共巴士卖票员一路上无限度接人上车,当车子再也挤不上人了,就开车顶让人免费攀上去,摇摇晃晃继续奔驰在大山大景的崖边。身为外地人,看到这一切难免会对生命重新思考,而我的心得就是突然感慨“命贱”。 但贱命之人胆敢做的事,在不可能里看到的可能,所掌握的生存技能和反应能力,都不是“命贵”之人所能拥有。 天地不仁,大自然法则其实不含对人仁慈的考量。跟大自然紧密生活的尼泊尔人,坚毅的性格其实锻炼自严峻的环境,因为没有选择,所以刻苦耐劳成了本领。对于命悬边缘的恐惧,也许为了生存,早已磨蚀。   更多文章: May子/每家送來一根材 May子/正面癌 May子/150美金看喜马拉雅山 May子/照顾者24/7心得报告  
1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