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垃圾屋

2星期前
(新加坡23日讯)新加坡一名阿叔爱囤积,旧物堆满租赁组屋单位,死家中数日传出阵阵尸臭,当地警方到场调查,花两小时搬移旧物,才有办法入屋,然后又花一个半小时“开路”,仵作才能将遗体搬出屋外。 《新明日报》报导,这起腐尸案于昨晚8时许被揭发,地点是新加坡宏茂桥6道第645座租赁组屋的一间单位。 《新明日报》记者晚上9时30分左右赶到现场时,开锁匠已经打开铁门,警方也拉起了封锁线,并尝试撞开组屋单位的木门。 居民受访透露,事发单位住着一名50多岁的阿叔,由于邻居昨天发现单位传出异味,怀疑阿叔出事,因此报警。 记者站在事发单位约15公尺外也能闻到臭味。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邻居(65岁)告诉记者,平时会看到阿叔带旧物回家,好像是一名加龙古你。 “我们这一座是租赁组屋,我住在这里30多年,他也住了很多年。” 据观察,在场的警员虽然成功打开木门,但没能马上进入屋内。 三四名警员先是从阿叔家里搬出行李箱、脚车、电视机等物品,花了约两个小时搬移旧物后,才有办法入屋调查。 调查官到场后,在场警员又得再搬出一些物品,才清出足够空间让仵作入屋移动遗体。 午夜12时10分左右,仵作在警察的协助下,将阿叔的遗体抬上黑车。 警方受询时证实,上述地点发生一起非自然死亡案,一名58岁男子被发现动也不动地躺在组屋单位内;根据初步调查,警方排除他杀可能,调查进行中。 邻居不知阿叔 住家变垃圾屋 若非阿叔出事,左邻右舍还不知他住垃圾屋。 《新明日报》记者今早回到现场时,走廊已经被清理干净,单位的门窗紧锁,虽然还有尸臭味,但已经没有那么重了。 据观察,门上夹着一张警方留下的纸条,内容是请阿叔的亲友联络警方。 邻居陈先生(84岁)则说,若非阿叔出事,警方上门把单位内的杂物都搬出来,左邻右舍大概都不知道他在家中堆积了多少物品。 “我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收集这些杂物,也不知道他的家已经变成垃圾屋。” 母数年前去世后就独居 邻居莎拉也告诉记者,阿叔生前本来与母亲一起住在单位里,据她所知,阿叔母亲患有糖尿病,七八年前左右去世。 “他之后就一个人住。” 受访邻居都表示,阿叔不善交际,也不见有人上门探访。 平时不与邻居交谈 失踪多日没引关 阿叔平时不与邻居交谈,多日不见踪影也没引起关注。 不愿透露姓名的男邻居说,阿叔身材瘦削,人非常安静。 “他到家后都会关紧门,不再外出。” 另一名女邻居说,最后一次看到阿叔是在年初时,当时对方在附近咖啡店吃豆花。 邻居莎拉(60岁)住在该组屋40年左右,她说阿叔平时不与人打交道,自己上次看到他还是4年前左右。
1月前
(新加坡30日讯)阿嬷和孙子同住的屋子变垃圾屋,儿子无落脚处上门投靠,只能搭帐篷,在走廊露宿5个月。 这间垃圾屋位于文礼通道第191座的租赁组屋,一房一厅的空间过去4年来住着一对70岁阿嬷和10多岁的孙子,不过近几个月,单位外有人搭起了帐篷,直接睡在里面。 《新明日报》记者今早走访,了解到睡帐篷的男子原来是阿嬷的儿子。 男子阿杜(40岁,送餐员)告诉记者,由于早前申请的租赁组屋单位还未被批准,所以他过去5个月只能来投靠母亲,晚上睡帐篷,早上将帐篷收起来。 儿:只是暂住 下周搬到新家 “我只是暂时住在这里,下周就会拿到钥匙搬到新家,不会继续留在这里。” 他解释,由于母亲有堆积杂物的习惯,所以屋里已经被杂物堆满,空间只够祖孙两人住,自己只能在外头睡觉。 “因为最近常下雨,楼上也常有人扔烟蒂下来,所以我就搭帐篷,作为庇护。” 他透露,搬过来时就和同层邻居解释住帐篷的缘由,而邻居皆表示理解。 记者向几名同层邻居询问,他们说单位偶尔会传出吵声,但儿子睡帐篷没为他们造成困扰。 不过也有公众向网媒投诉,这一家人的物品堆积如山,非常乱,导致通行空间变狭窄。“加上单位附近摆了3辆个人代步工具,很有可能引起火患,造成安全隐忧。” 阿嬷爱囤杂物 当局屡上门规劝 阿杜说,母亲年事已高,根本无法控制囤积杂物的习惯,他也倍感无奈,不知该如何帮助母亲。 他说,之前曾有义工上门探访,并帮忙清理了单位内的杂物,也有市镇会等当局上门,但母亲依然故我。 “虽然住家内至今仍有堆积物,但情况比起之前确实有所改善。” 据记者观察,单位内堆满杂物,只有阿嬷和孙子两人睡觉的空间,已容不下多一个人,而走廊处也是摆满鞋架、脚车、长凳等物件。
3月前
(新加坡7日讯)母亲爱捡拾物品囤积,今年初逝世后,儿子接着“留守”,附近街坊饱受困扰,苦不堪言。 热心读者许女士通知《新明日报》,指妹妹住在新加坡循环路第64座组屋的3房式单位,有同层男邻居却将杂物堆在走廊,因此担心万一发生意外,或将阻挡逃生去路。 “我妹妹因肝脏问题,目前还在留医,希望能在她出院前解决问题。” 她说,男邻居过去几十年来与父母同住,随着父母相继离世,家中堆积的东西也越来越多,甚至每晚都在走廊睡觉。 据了解,囤积情况已经持续了20多年,几乎“延续了”两代人。 《新明日报》记者走访时,涉事单位外摆放了架子堆放杂物,包括箱子、面包、铝罐等等,另一侧也种满了植物,走廊仅剩下大约55公分,走过时必须小心翼翼。 观察,单位大门并未关上,仅用铁链锁着;里头堆满了杂物,留下一条30公分宽的走道,门处还放着一盆猫砂。 男邻居彭添发(73岁,洗碗工)当时在走廊席地而坐,阅读报纸,身旁还有一只猫。 他受访时解释,杂物都是他多年来收集的物品,有些还有用途,一些则准备丢弃。 “像这些报纸,我读完后,有用的就会留下,没用的就丢掉,很多东西都准备丢掉。至于面包,我是要去喂宠物的。” 附近居民郑先生(87岁)告诉记者,他住在该处50多年,因走廊变窄,也减少出门。 “我们上了年纪的,确实比较困扰,更会害怕失火。这里的电梯只剩下1台在运作,我必须经过他的单位。” 郑先生补充,男邻居的老母亲疫情前入住老人院,今年初过世。 “母亲健在时,就已开始有堆积的习惯,只不过近几十年来,东西开始堆积到屋外。” 邻居黄景顺(28岁,活动策划)从小住在该处,就发现垃圾堆积的情况。 “有时还会有蟑螂,他经过时,身上有股味道。” 曾因垃圾堆满屋与两弟决裂 《新明日报》曾在2017年报道,指彭添发和老母亲多年来捡破烂,导致单位堆满杂物,他的两个弟弟花了5小时清理组屋,引来彭添发极力反对,双方搞到决裂。 当时,老母亲也坦言,丈夫过世后,确实舍不得丢弃他的遗物。报道中也提及,父亲曾是清洁工爱收拾,直到过世后,房子才渐渐堆满杂物。 彭添发说,父亲在1995年过世,留下了许多遗物,母亲今年初离开后,她的遗物也完好无损地保留着。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新加坡2日讯)疑不满被要求移走放在店外的杂物和纸皮,加上在店外吸烟被叫离开,“后港垃圾屋阿叔”两度举双刀指向店员,惊动警方到场将他逮捕。 《新明日报》昨日报道,后港4道第682座的一间垃圾屋去年才发生火患,事发后房子被清理干净,但最近又再次囤满杂物。 记者前晚走访上述单位时,发现房子的垃圾多到堵住大门,住在这里的阿叔每次回家都须站上椅子,爬窗入屋。 没想隔天(7月1日)上午11时许,这名阿叔又因杂物和纸皮问题,跟楼下店屋的员工杠上,甚至还掏出两把刀。 不愿透露姓名的服装店店员指出,她们昨早前来开店时,就发现阿叔躺在店外,于是要求他搬走纸皮和垃圾,阿叔骂骂咧咧搬走后不久,又再出现并站在那里抽烟。 “当我们要求他不要在那边抽烟时,阿叔就开始骂人,还越骂越凶,过后我同事要求他离开,他就从自己的手推车拿出一把刀,并挥舞和作势要和我的同事打架。” 她说,过后阿叔或看到无人理会他,于是又再拿出另一把刀,她虽然觉得阿叔并不会真的伤人,但出于安全考量还是选择报警。 根据记者获得的视频,可见阿叔手中拿着两把约一尺长的刀,口中念念有词。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上述通报,指一名60岁的阿叔因涉嫌刑事恐吓和蓄意致伤执法中的公务员而被逮捕,过程中无人受伤,调查工作在进行中。 居民:最近露宿店外空地 阿叔从前晚开始,就一直睡在店外的空地。他被逮捕后,警方将这些纸皮和垃圾收集起来并带走。 据居民萧先生提供的照片,可见阿叔身穿长裤拖鞋躺在地上睡觉,身旁还有大量纸皮和杂物。 此外,旁边的手推车内还有一袋用塑料袋包裹的东西,附近也有一些散落的木条。 其他店员说,阿叔经常在附近走动,也曾看过他拾荒,虽然行径怪异,偶尔也会骂人,但此前从未有如此过激的行为。 早上到处爆粗骂人 附近不愿具名的店员指出,她昨早约8时前来开店时,就已经发现阿叔在和别人争吵。 “期间阿叔和不同的街坊和店员起争执,还以粗话骂人。” 这名店员指直到阿叔举刀后,约5名警员赶到现场,阿叔见状后不肯就范,甚至在警方将他带到附近的空地时还在激烈反抗,并不断大喊大叫和辱骂警员。 “双方在僵持约半小时后,阿叔才被上铐带走。期间我还听到阿叔说‘我从超市买刀,不可以咩?’”
8月前
(新加坡1日讯)去年才起火狂烧,如今故态复萌!邻居申诉,后港垃圾屋再次囤满杂物,甚至就连大门都被堵,阿叔摆椅爬窗出门! 《新明日报》去年曾报道,后港4道第682座组屋3楼单位曾去年7月1日晚上约9时50分失火,一名截肢阿叔坐在地上,手推着“火轮椅”助行仓皇逃命,他过后因吸入浓烟被送院。邻居们当时已经指失火单位是垃圾屋,事发前在楼梯口甚至囤积百多个纸皮箱。 时隔一年,同层女居民张秀金(62岁)向记者申诉,之后她未再见过截肢叔,只剩他弟弟独居,怎料几个月后他就在住家和走廊囤积大量杂物,造成卫生问题和安全隐患。 记者走访现场时,观察到单位门口和旁边的一扇窗口被杂物堵着,里面的人根本出不了门,另外一扇面向走廊的窗口则敞开着。 一眼望进卧室,里头的床上堆满塑料袋、衣服、报纸等杂物。楼梯旁可见一个超市手推车,里面放满纸皮箱和塑料袋,对面摆着一张红色塑料椅。 张秀金绘述,由于大门被杂物堵着,住在单位内的独居叔平日都是通过窗口进出单位,他会把红色塑料椅摆在窗前的走廊,踩着椅子进出卧室。 “阿叔家堆满杂物,常飘出一股臭味,我和丈夫平日出门都得戴口罩。他又不是加龙古尼,为何要囤积那么多垃圾?” 她说,去年火患发生三个月后,阿叔家人曾前来帮忙整理单位内的杂物,不过今年3月开始,阿叔故态复萌,不仅家中累积垃圾,还变本加厉,把东西摆在走廊外。 她无奈道,阿叔的行径已经严重影响到一家人的日常生活,姐姐曾建议她暂时搬出去住,直到问题解决。 邻居担心再次起火 邻居高先生(50多岁,起重机操控员)告诉记者,同层居民都非常担心阿叔堆积的杂物会造成安全隐忧,就怕历史重演。 陈女士(76岁)也担忧地说,阿叔把杂物堆满走道,日后若发生紧急情况,邻居可能无法逃生。 “我行动不便,若发生火患,要怎么快速逃出去?” 邻居:与阿叔交涉 竟遭持刀恐吓 与阿叔交涉,对方竟怒骂持刀恐吓,邻居报警。 张秀金忆述,她和丈夫今年不断和阿叔起争执,还多次报警。 “阿叔曾手抓盆栽的泥土,撒到走廊上,我们上前质问时,他不但恶言相向,还持刀恐吓,扬言要捅我老公。” 她也说,由于阿叔在窗前摆的塑料椅阻碍走道,她曾把椅子移开,结果惹怒对方。阿叔指责她害他跌倒,还不断辱骂她,让她忍无可忍,再次报警。 忧蚊虫滋生 邻居也担心,杂物堆积导致蚊虫滋生。 张秀金说,阿叔的单位附近常可看到蚊子,导致她经常皮肤痒。 “由于我孙子患有湿疹,平日都不敢让他来我家,担心他会不舒服。”
8月前
9月前
11月前
12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